*ST天龙权力斗争10年 董平力抗太原国资委或出局

  • 时间:
  • 浏览:0

A-A+2013年8月27日09:4321世纪经济报道评论

  “董平比较固执,跟太原市国资委闹得很不愉快。由于 再什么什么都这么固执下去,下场由于 会很惨。”一位厚度接近*ST天龙的知情人士日前向记者什么什么都这么断言。

  最近,董平与太原市国资委的不和从台下搬到了台上。目前,*ST天龙的前三大股东分别是中铁华夏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中铁华夏”)、绵阳耀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绵阳耀达”)和太原市国资委,分别持股60 0万股、1810.72万股和929.65万股,持股比例分别变为9.88%、8.94%和4.59%。

  8月21日,*ST天龙公告称第一大股东中铁华夏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提出的非公开发行预案遭6名董事投了反对票,还另另4个多多董事投了弃权票。

  至此,今年4月入主*ST天龙的中铁华夏由于 提出了另另4个多关于*ST天龙的脱困保壳议案,但均被*ST天龙的董事们高票否决。

  这次股东大战,冠部上看是中铁华夏和绵阳耀达对阵太原市国资委。但上述知情人士指出,实际上,中铁华夏却说董平的另另4个多马甲。

  什么什么都这么,看似是中铁华夏和绵阳耀达这前两大股东与太原市国资委之间的争夺,变成了董平家族与太原市国资委两者之间的对决。而这已都不 *ST天龙经历的第一次股东之争,就在10年前,*ST天龙彼时的第一大股东东莞市金正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金正数码”)进驻后陷入的股权之争最后以其董事长万平入狱终结,而2012年新换上的大股东青岛太和恒顺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青岛太和”)也毫无作为,进驻未满一年便将股权转手给董平。

  中铁华夏被指为董平马甲

  累似 的戏剧性的故事在A股市场无须多见,更无须*ST天龙两次股权的大更迭均是通过司法划转强制执行。尤其是最近一次的司法划转,即中铁华夏和绵阳耀达从青岛太和恒顺投资公司(下称“青岛太和”)肩上接过3810.72万股股权,更是备受质疑。

  记者近日在北京走访了中铁华夏及其关联方的注册地,均未找到相关公司,详式权益变动书里留的固定电话也是长期无人接听(详见本报8月22日14版《董平家族铩羽*ST天龙肩上:中铁华夏疑似空壳》)。

  上述知情人士一语道破玄机:“中铁华夏应是董平找来的另另4个多马甲,董平家族实际持有*ST天龙360 0万股。什么什么都这么做,是为了定增表决时大股东回避,而作为二股东的绵阳耀达则可不都要如愿参加投票。

  什么什么都这么安排可谓煞费苦心。眼下的*ST天龙股权非常分散,董平什么什么都这么安排胜算当然会大些。从此次中铁华夏提交的非公开发行方案里,最大受益者也是董平控制的绵阳耀达。除了募投项目是铝镁合金汽车零部件制造跟绵阳耀达相关外,关键是绵阳耀达可不都要认购本次发行股票的60 %,届时*ST天龙将从无实际控制人的局面变为实际控制人是董平家族。

  但中铁华夏提的另另4个多拯救*ST天龙的方案连董事会都什么什么都这么通过。

  “平心而论,董平方面提的非公开发行方案未必都不 太好,但也都不 太差,关键是各方的博弈。”上述知情人士认为。

  因此董平遇到了强势的董事会及太原国资委,目前*ST天龙董事会里有全名是刘军华的董事便是太原市国资委委派的代表,其现任太原市国资委副主任。

  “刘军华在*ST天龙董事会里多年,由于 其是太原市国资委副主任,因此天龙的事情他是有搞笑的话权的。”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当时人的学历也非常高。

  *ST天龙公告显示,刘军华当时人屡次不参加董事会会议,基本是委托天龙另外一名董事戴蓉出席并行使表决权。

  “由于 董平跟太原市国资委不和,据说太原市国资委方面正在跟山西的一家企业谈天龙的事情。”有接近*ST天龙的人士对记者表示。

  二级市场上,*ST天龙在非公开发行预案受阻的情况汇报下,蹊跷大涨5天,有由于 上述信息由于 泄露。

  由于 上述信息属实,董平家族入主*ST天龙的变数会非常大,当时人面董事会成员对其也是集体不买账。更加不确定的是,中铁华夏的股东资格两月了还未得到山西证监局等的认定,其也无法朝董事会派驻代表,未必占得最大股权比例,因此什么什么都这么丝毫搞笑的搞笑的话权。

  疯狂的权力争斗

  *ST天龙一众董事的下马威可不都要令董平知难而退,还是另另4个多未知数。

  “董平是做制创造发名身的,比较固执,接收股权时连财务顾问也没聘请。”上述知情人士透露,由于 再坚持固执下去搞笑的话,其下场会很惨。

  这都不 危言耸听,天龙像是被种下另另4个多魔咒,10多年老是深陷权力争斗的漩涡。早在60 4年6月,*ST天龙彼时的第一大股东金正数码董事长万平遭天龙举报因“涉嫌挪用上市公司资金”被太原市公安局拘捕。

  60 5年4月,万平案在山西省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晋中市人民检察院提出公诉,具体指控为挪用总额为5909.9万元的两笔资金。后晋中中级法院判定万平犯有职务侵占罪,被判有期徒刑15年。

  去年6月,青岛太和与金正数码敲定了《股份折价协议》,前者为后者代偿债务本息,后者将持有*ST天龙3810.5万股转让给前者。

  记者了解到,青岛太和接管天龙后,没像东莞金正一样大展拳脚,反而大施“稳”字诀,不仅什么什么都这么提出丝毫拯救方案,就连公司也很少去。

  “青岛太和接手后,基本不来公司,就连公司会议也很少参加。”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如今,青岛太和总算全身而退,取而代之的董平家族则正在一步步走入权力斗争的漩涡。

  “*ST天龙比较吸引人的一些是,壳还算干净,什么什么都这么有2个黑洞,该暴露的都由于 暴露了。”北京一位熟悉天龙的资当时人士对记者表示。

(原标题:*ST天龙权力斗争10年未休 董平力抗太原国资委或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