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丰银行抽屉协议曝光 山东银监局调查按密件处理

  • 时间:
  • 浏览:1

  原标题:恒丰银行抽屉协议曝光山东银监局调查按密件除理

  “正在调查,按照密件除理。”9月12日,山东银监局一名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称。

  日前,恒丰银行被曝2013年违规为其股东企业兜底、本息合计40亿元的3笔表外业务在今年8月底到期,可能企业现金流短缺无资还债,恒丰银行不得不按照此前的协议约定进行代偿。

  山东银监局正在调查

  事发后,融资企业成都门里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门里投资”)公告称,门里投资、北京中伍恒利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中伍恒利投资”)于2013年8月,通过信托公司、证券公司设立的信托计划和资管计划融资37亿元,信托公司和证券公司的资金来自天津滨海农商行和天津银行济南分行。恒丰银行与天津银行济南分行、天津滨海农商行敲定了《受益权转让合同》,并由担保公司为恒丰银行的《受益权转让合同》提供了担保,门里投资、中伍恒利投资以持有的恒丰银行的股权向担保公司提供了反担保法律法律依据,并按上述融资金额缴纳了担保费用,上述融资为金融机构的一般性业务。

  公告称,今年8月29日,上述37亿元融资届满一年(信托计划总期限为两年),恒丰银行按照《受益权转让合同》的相关约定,决定向天津滨海农商行、天津银行济南分行买入上述信托计划和资管计划的37亿元受益权的本金及利息,并由恒丰银行获得该业务的受益权,这三笔业务均属于银行间的正常业务。

  公告表示,截至2014年8月底,门里投资与生伍恒利投资共计持有恒丰银行约5.8亿股权,该股权为优质金融资产,2家公司并无兑付本息违约风险。目前门里投资与生伍恒利投资将持有的恒丰银行的股权向上述融资提供了抵押担保。

  而据人民网(30030000,股吧)报道,恒丰银行新的领导班子上任后,对银行的各项业务进行了全面排查。在此期间,发现了3笔未经正常业务审批多线程 池池的表外融资业务,情况报告报告是:门里投资及其关联企业中伍恒利投资为借款人,以定向资管计划为渠道从他行取得资金,恒丰银行承诺,若借款人到期只有兑付,由恒丰银行为其代偿。

  日前,天津银行一名高管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可能企业经营情况报告老出疑问,恒丰银行可能向天津银行代偿了资金,这事情可能过去了。”

  但事实上,事情远只有过去。山东银监局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称:“正在调查,按照密件除理。”

  抽屉协议

  人民网报道称,上述三笔表外业务以定向资管计划为渠道,设计了多样化的交易特征,利用银行、证券公司、信托公司等多家金融机构为通道,由恒丰银行以同业存款法律法律依据提供25亿元资金,最后再由恒丰银行出具承诺同意无条件购买定向资管计划受益权,为门里投资及其关联企业37亿元本金的融资进行兜底。就在融资企业在天津滨海农商行拿到27亿元融资的前一日,恒丰银行在天津滨海农商行办理了一笔25亿元的同业存款,期限一年,利率为6.2%。实际上,恒丰银行开展的这三笔业务是变相为门里投资及其关联企业发放贷款25亿元,并变相出具保函。

  一名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这合适恒丰银行以天津银行济南分行和天津滨海农商行为过桥通道,变相向股东企业发放贷款。

  “这实质上是抽屉协议。”上述人士分析,抽屉协议一般由另一兩个 累积组成,“抽屉”未被打开前是在明面的合同上,规定好交易特征,一种交易特征比较节省资本金和存贷比。风险一旦暴露,“抽屉”打开则是在交易特征眼前 会有反担保协议,这真正规定了风险的实质承担方,通常和明面协议的承担方不同。

  显然,恒丰银行属于此“抽屉协议”的风险实质承担方。业内人士分析,好的反义词冒险的重要动机在于,恒丰银行以天津银行济南分行和天津滨海农商行为通道发放过桥贷款,双方均计入表外融资降低了资本消耗。而利益关联方的企业通过定向资管计划获取了37亿元表外贷款,设立资管计划的证券公司则从中收取了数目可观的通道费,形成了三方利益最大化的链条。

  “隐形担保协议事实上广泛居于于同业业务交易中。”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的业内人士一致表示,此次恒丰银行表外融资风险暴露致刚性兑付一事就说 规模膨胀的同业业务的冰山一角。

  结构虚设

  据人民网报道,此三笔业务涉嫌系恒丰银行原董事长姜喜运直接安排人员办理,未经正常的业务审批多线程 池池,现任高管无须知情。姜喜运已于去年12月退休。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学术委员张之骧分析,恒丰银行该业务融资人实际是其关联法人,业务金额合计超过银行资本净额的5%,时任恒丰银行的高管层可能我不知道其运作情况报告。

  “这是很明显的关联交易,只有数额巨大的交易一种要经过股东大会批准,10个工作日内须上报监事会和银监会。”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疑问核心是关联交易监管制度、结构制度和公司治理特征完备的情况报告下,银行高管与股东通过结构交易暗箱操作,输送利益,严重损害了中小股东利益。”董希淼说。

  董希淼表示,股东素质是这起刚性兑付事件中值得深思的疑问。尤其是在民营银行试点大力推进的背景下,什么都投资者入股民营银行是想借助银行除理自身融资疑问,这也埋下了关联交易的隐患。  

  【更多热点请上新浪新闻APP订阅山东新闻 齐鲁事尽在眼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