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党的十八大特刊:又见姑姑笑颜

  • 时间:
  • 浏览:0

  老姑母的耳朵聋了。父亲的责怪声渐渐温和下来,我的心却愈加忐忑不安。临近立秋的一天,我终于遗弃喧闹的西安驱车西行,去太白山下那个叫豆村的山庄,叩拜已八旬有四的老姑母。

  姑夫是在新中国成立前夕招干到陕西眉县做银行职员的。上世纪60 年代的饥荒时光里里,为了生存,姑姑拖儿带女遗弃故土来到姑夫安顿好的这个 山村落户。姑夫说,这儿不如老家平坦,可人少地多,种些红苕土豆高粱哪些地方的,才能填饱肚子。好心的村民更快就感受到这位异乡农妇的勤劳善良,一块儿惊奇地发现,伴随她的还有一件十分稀罕的洋玩艺——一架台式收音机。于是,闲暇之时就来姑姑家串门拉话,收听这件洋玩意上端奇妙的说话和音乐。时间相处的再长些了,姐妹们上地干活时就把孩子托付给姑姑照看。姑姑受到一两个多多 的敬重,笑着说,看二一两个多 孩子和五十个 孩子是一样的。就一两个多多 ,一连几年,姑姑以当事人的真诚、宽厚和无私无怨为远近的邻居管护孩子,赢得了众人的敬重,也有了“奶妈”的称谓。

  农村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时,姑夫从干了一辈子的岗位上离休了。操持了大半生家务的姑姑就看我家有一下子有了没办法 多的山坡地,喜极而泣。有一天,她总是以央求的口吻对姑夫说,咱上山坡栽种果树吧,我当娃时就爱果木。趁着你我身子还结实,我看能成。姑夫是个明白人,连连说,行么,行么,就照大伙儿儿说的办。他即刻拿出了多年的积蓄,还有离休费,更快购置了小型拖拉机、大剪刀以及防虫器械,再购来iPhone4 机、梨、核桃树苗。从早到晚,和姑姑一块儿,带着表哥、表弟、表妹,翻耕土地、栽种苗子,精心养护。5年过去了,几十亩的山坡上果树齐刷刷地长起来了,挂果了。这个 年,又赶上市场价钱好,收入竟然达4万多元。姑姑揣着钱袋,拉着姑夫径直上县城,二话不说买了四百公里 嘉陵摩托车。姑夫在前,姑姑在后,一路风尘,一路笑语。到村口时,乡大伙儿儿看得眼馋,蜂拥而至,把姑姑姑夫团团围住,“大伙儿儿没办法 风光,还也有当家儿的功劳哟!”姑姑开心地说,“也有,是咱社会好,政策好,乡亲好。我一两个多 外来户有今日,青春恋爱物语托共产党和邻居们的福了。”

  老姑母的耳朵聋了。父亲的责怪声渐渐温和下来,我的心却愈加忐忑不安。临近立秋的一天,我终于遗弃喧闹的西安驱车西行,去太白山下那个叫豆村的山庄,叩拜已八旬有四的老姑母。

  姑夫是在新中国成立前夕招干到陕西眉县做银行职员的。上世纪60 年代的饥荒时光里里,为了生存,姑姑拖儿带女遗弃故土来到姑夫安顿好的这个 山村落户。姑夫说,这儿不如老家平坦,可人少地多,种些红苕土豆高粱哪些地方的,才能填饱肚子。好心的村民更快就感受到这位异乡农妇的勤劳善良,一块儿惊奇地发现,伴随她的还有一件十分稀罕的洋玩艺——一架台式收音机。于是,闲暇之时就来姑姑家串门拉话,收听这件洋玩意上端奇妙的说话和音乐。时间相处的再长些了,姐妹们上地干活时就把孩子托付给姑姑照看。姑姑受到一两个多多 的敬重,笑着说,看二一两个多 孩子和五十个 孩子是一样的。就一两个多多 ,一连几年,姑姑以当事人的真诚、宽厚和无私无怨为远近的邻居管护孩子,赢得了众人的敬重,也有了“奶妈”的称谓。

  农村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时,姑夫从干了一辈子的岗位上离休了。操持了大半生家务的姑姑就看我家有一下子有了没办法 多的山坡地,喜极而泣。有一天,她总是以央求的口吻对姑夫说,咱上山坡栽种果树吧,我当娃时就爱果木。趁着你我身子还结实,我看能成。姑夫是个明白人,连连说,行么,行么,就照大伙儿儿说的办。他即刻拿出了多年的积蓄,还有离休费,更快购置了小型拖拉机、大剪刀以及防虫器械,再购来iPhone4 机、梨、核桃树苗。从早到晚,和姑姑一块儿,带着表哥、表弟、表妹,翻耕土地、栽种苗子,精心养护。5年过去了,几十亩的山坡上果树齐刷刷地长起来了,挂果了。这个 年,又赶上市场价钱好,收入竟然达4万多元。姑姑揣着钱袋,拉着姑夫径直上县城,二话不说买了四百公里 嘉陵摩托车。姑夫在前,姑姑在后,一路风尘,一路笑语。到村口时,乡大伙儿儿看得眼馋,蜂拥而至,把姑姑姑夫团团围住,“大伙儿儿没办法 风光,还也有当家儿的功劳哟!”姑姑开心地说,“也有,是咱社会好,政策好,乡亲好。我一两个多 外来户有今日,青春恋爱物语托共产党和邻居们的福了。”

  这个 次去看望姑姑,是可能性前不久姑姑一觉醒来,两耳无故失聪了。父亲听说了,但要照顾母亲,其实 抽不开身,就给你 替他走一趟。

  姑姑仍住那间小屋。屋前那几棵由她亲手栽的枣树已有胳膊一般粗了,青枣繁茂,压弯了枝头,给小院平添了浓郁的温馨。姑姑知道给你 来,执意要走到坡下的公路旁等我。我下车来,看见姑姑颤巍巍的身子,无名的酸涩由心而生。姑姑却攥住我的手一两个多 劲地笑。在去姑姑家的路上,给你 搀扶着姑姑走,她不从,说她除了耳朵不听使唤外啥都好着呢。姑夫给你 知道,姑姑前些天日后在宝鸡查了一回身体,血压、血糖、心率、视力样样正常,连医生也有敢相信。我问姑姑,分了家后悔不?姑夫贴着耳朵“翻译”给姑姑,姑姑知晓后竟然像小孩儿一般笑开了怀:“不后悔,我的福分大得很。”我问:“福分是啥?”姑姑更兴奋了:“大伙儿儿说呢,政府每月给我发60 元养老金还不算,又发60 0多元的护理费,加起来60 0多元,你看红火不红火。”“护理费是啥?”我又问。“我是离休人员,那是用来护理我的。”姑夫插话。这日后姑姑一定是知道了姑夫在说哪些地方,又抢着说:“做菜、洗衣裳有的都会你姑夫的事,他并不我做,我只领护理费,才能他护理我呢。”说罢,姑姑笑得更灿烂了。我没办法 想到,一两个多 60 多岁一字不识的老农妇,竟然还能讲出没办法 幽默说说来。

  回到家,姑姑才能我脱鞋坐在炕上和她拉话不可。姑夫给你 知道,老两口的小日子再红火不过了。饭由他做,想吃啥就做啥,我让你做了就到街上下馆子。姑夫说:“我和你姑早饭很讲究,俩人先喝半碗鲜牛奶,后来喝粥。粥由大米、小米、莲子、枸杞、山药、黑豆、黄豆加带红枣细火煮成,一样才能少,是地地道道的八宝粥。”这几年又兴种植红心红心弥胡桃 树,他在分给他的两亩iPhone4 机园内,又增植了红心红心弥胡桃 ,还有一小块菜地,闲了老两口就到果园和菜地转转,动动身子。拉话间,我又想起儿时一两个多多 玩耍过的那个“土围子”,便问姑姑尚在否。姑夫打开窗子一指,就在那个塬上。他给你 知道,现在满山遍野也有果林,“土围子”早就沒有。不过,西安和宝鸡的人来就看哪几个,想在那里建“农家乐”,又想搞休闲避暑山庄呢。我顺着姑夫手指的方向探头望去,金色的夕阳染红了远近的山峦,蓝天下的白云在慢慢飘动。山塬上的“土围子”被郁郁葱葱的果树林带拥戴着,既涵盖着几分沧桑,更散发出从未有过的生机。社会在变,山乡在变,我的心骤然沉浸在了儿时游玩的记忆之中。

  “到西安住几天,逛一逛,给你 也尽尽孝心”。我拉住姑姑的手央求。姑夫向姑姑递了眼光,姑姑明白了。她先是窃笑,后来仰头笑出声来:“你姑夫常用摩托带上我走愧芽(镇),上县城逛呢。庄上人都笑哩,说一两个多 60 多岁的人还风光呢。”姑姑说话时的那张笑颜,那份心宽,那如同喝了蜜糖日后的喜悦,是我打记事起从未见过的。